文章正文
心理学文章:生女当嫁皖南郎(宏村游记)
作者: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9-12-10 17:44:46    文字:【】【】【

        皖南是个山青水绿的地方,高山多险峻。我相信若干年前这里的高山中应有豺狼虎豹的,山里没有多少可用于耕种的土地,男人们便靠登险山采药或打猎,换点小钱补贴家用。我自己一家之言,把中国按照其居住的环境,分为三个:一是平原系列、二是山系列;三是水系列(其中水系列可分为大河系列和海系列);这里先重点分析分析山系列的人性特点:开门见山这个成语,大家都不陌生,这正是山里人的性格,山里人少有迂回,比较直爽。山系列居住者的危险在室外,室内非常安全,室内室外安全系数,可谓天壤之别。越是高山,越是如此,打猎、采药都是高难度、高风险动作,基本上都需要男人才能够完成,所以山里的男人和女人职业的难度区别相当大,男人们早上出去了,晚上不见得能够全身而回,所以男人不出门的日子,女人必然付之于最大的柔情和温情,男人付出的是劳力,或者是生命,女人惜之,怜之,男人沐浴着女人的温柔,越发地勤劳,所以说山妹子其性情单纯,其爱真挚而强烈,一天的劳动下来,男人们回家后,“闭门”造的却绝不是“车”,而是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了。 
          
黄山上男女职业强度差异如此之大,男人们在回家后没有将女人做牛做马呼来唤去,若干年前如此,历年历代都是如此,男人将女人当做珍宝,所以皖南的女人是幸福的。
 
        
嫁皖南郎的第二个理由是:从宏村房屋的构造形状来分析,宏村的一副对联让人会一直记得: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老婆留在家中,孩子却被撵出山外,出村口的时候,带上山里的茶叶、土特产,让其自谋生路,这是当年徽商的雏形,后来终于形成规模,大江南北,造出了徽商的传奇经历,年轻的小伙子们丢下了妻儿,一个人出去,出去时穷困潦倒,回来时已是腰缠万贯,然后就是砌房造屋,忙得不亦乐乎,家——还是皖南商人的最后的归宿,所以徽派建筑相当的豪华和不厌其精。其精致自不需要说明,这里只说一个,那就是安全问题,徽派建筑最大的特点就是住在里面非常地安全,除了门,没有窗,四角房屋唯以天井采光,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而不可入也。再说句闲话,据钱钟书在一篇文章中说,法律上的丈夫是从大门进来的,情人却是从后窗跳进来的。以此类推,徽派建筑或有融入了这一元素,男人在外时间长了,怕家中的女人们不能够安守妇道,所以只建门而无窗,其进出只能有法律上的丈夫从大门进来,而绝不给情人走后门和跳窗的机会。呵呵,开个玩笑了。徽派的那种建筑形式自然是以安全因素考虑之了,皖南男人的匠心也见到了。
 
        
嫁皖南郎的第三个不成原因的原因是我在承志楼受到的启发。前文已述,承志楼的主人当年应该可排名福布斯前三甲的,其房屋有若干个单元,这里择其一:主人的棋牌室之“金屋藏娇”。棋牌室固名思义,自是用来娱乐的,男人们赚足了钱,逢时过节地回乡,也会打打麻将,也会叫上一两个在外面认识的风月女子一起作陪添趣。有趣的是,在这棋牌室里专门划出一个小区域,与外面进行隔断。据说,是男人们怕家中的女人追过来,不方便之时,专门供风月女子回避之用。说实话,我服了,对皖南的男人们的心思之缜密,只能说叹为观止,别说若干年前男尊女卑的古代,就算是当今,有钱就变坏的男人们,有点良心的,藐视老婆如无物,我怎么怎么滴,你又能怎么怎么滴,这日子要过就这个样子,不过的话,靠边站。至于没有良心的,则是休妻罢子什么坏事情没有做?宏村的男人们无论怎么说,还懂得保护女人的最高位置,给足了女的的面子和尊颜而撼不可摧,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可以放心去嫁的。至于那个被隔断的被称为“金屋藏娇”的小间,我认真观之,非常地狭窄,非常地简陋,可以想见,老婆和情人的地位是天上人间。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