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小王子》之永恒少年
作者:网络转载    发布于:2019-09-02 15:20:57    文字:【】【】【

      大家早上好,我们今天来读这样一个作品,叫小王子,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部非常伟大的作品,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成人童话,这个作者在他的人生中经历了一个非常梦幻般的过程,他也在这样一个生活中经历了一个类似于小王子一般的体验,而小王子是我们经常用来描述一类象王子般的人充满魅力充满个性,又充满吸引力像一个孩子一样,其实这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这样一类人具体的主观的或直观的看法或理解,这样一个过程中感受到作为一个人本身具有的特点和特征。

    其实我们在去看这样一个个体的时候,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上去看这样一个个体的时候,心理学在一定程度上会给这一类人做一个归类,这一类人他的类别特征我们会说有一个词汇叫彼得潘综合症,这是从病理学上去看这一类人,或者是从诊断学上去看这样一类人他们所具有的特征。再到后来的时候有一些会归类成小飞侠,或者是小王子啊小公主啊。我们今天所选取的角度是分析心理学的角度去解读他,我们从这个角度上去解读他的理论基础是认为荣格所假设的这些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者是神话童话或传说,是整个人类文明的集体无意识的承载者,而小王子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了二百多种语言,其实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能够找到小王子的译本,按照这样一种假设,他是承载了我们共同的内心的一个原型,能够激发出我们内心的某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正是我们集体无意识在每一个个体身上的共同体现。 

小王子所承载的原型,如果我们把它给用一种分析心理学的词汇我们当然会找更原始的一个来源。最原始的一个来源出自奥维德的变形记,在希腊历史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一个叫奥维德,一个叫是荷马,其实荷马我们都知道了,他的荷马史诗。奥维德这个人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我们对他了解不是太多,奥维德的这部变形记是我们这个原型的一个来源,奥维德在变形记里写到了一个人物叫皮尔艾特尼斯,皮尔艾特尼斯指的就是一个神,一个儿童神,生活在伊露西斯秘教里面的一个儿童的神,这样一个神翻译成现代英语的话叫 eternal youth,直译过来叫永远的年轻,奥维德指的这样一个神的名字他叫亚克斯,他认为亚克斯所代表的就是这样一个皮尔艾特尼斯的永恒少年的一个特点。他在这里主要指的是这个永恒少年的一个男性,叫永恒少男。其实对这个社会里边来说永恒少年他是有两个类别,一个叫永恒少男,一个叫永恒少女,他们共同构成了永恒少年这样一个体。 

其实永恒少年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不再使用这样一个皮尔艾特尼斯来表现这样一个永恒少年,我们在后来的希腊神话中衍生出来的两个神,一个叫狄奥尼索斯,一个叫爱神艾洛斯,他们指代的就是奥维德在变形记里边所提出来的儿童神的特点。他们是永远的年轻,但是在古代的神话里面,这样一个永恒少年他们是诞生在这样一个母神崇拜的秘教里边的深夜中,这一部分的特征主要体现在伊露西斯的部落文化中,他扮演的是一个拯救者的角色,他是一个植物和再生的神,他永远的年轻。在我们东方也会有这样的神存在,比如像在波斯教里面塔慕斯,或者是阿提斯,或者是象印度那边的安东尼斯,他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代表停留在青春期以前的心理状态中,就是成年人以后他停留在了青春期以前,包括青春期的一个心理状态中,分析心理学会认为,这部分人具有非常强烈的消极的母亲情结,从而才会表现出来类似于分析心理学所描述的那些特征。 

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就是说他们停留在了青春期以前,包括青春期的一个心理状态中,不管他们长到多大的年龄,特别是到18岁以后或者是以后的生活中,他们的心理特点依然是青春期以前的心理特点。认同了这一部分原型的人具有两种特点,根据荣格的观点,第一个就是表现出来同性恋,第二种就是唐璜主义,在同性恋的这样一种状态中,他的异性倾向的力比多与母亲绑定在一起,他的母亲才是他真正所爱的客体,最终的结果是他不能从另外一个女性身上体验到他的性,任何一个女性都是他母亲的对手,或者是说敌人,他的性的需要只能在一个同性的个体身上得到满足。 

其实在后边唐璜主义这样一个特征里面,我们会看到,小王子的作者是这样一个唐璜主义的非常明显的表现,今天主要是看这部作品的序言和第一章,这也是我们十四次课的主要的分配。这部分作品总共是27章,加上序是28章,我们是从序言开始一直到第27章,我们十四次课每次是读两章的内容。在序言中很明显地看到,作为这样一个作者,圣安托万,他的一个特点,就是说他的唐璜主义的特征。我们再讲一下什么是唐璜主义。

唐璜主义,唐璜指的是一个人物,其实在我们今天简单来说,唐璜主义就是花心主义。他是永恒少年的另外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说在这样一个唐璜主义者身上,他的母亲的意像是完美的,不带任何缺点的,他希望在任何一个女性身上都能够找到,他所寻找的是一个母亲般的母神,对于女性来说寻找的是一个父神。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花心主义者的人来说或者是唐璜主义的人来说,他一直在去,每一次都会被一个特定的女性所吸引,然后带着极大的热情去投入到这个女性身上,转过头来他会发现这个女性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性,他的极大的热情会瞬间消失,紧接着就会转向另外一个新的一个女性身上,同样我在这里所举的例子是以永恒少男为主,把男性换成为女性其实就是另外永恒少女的特点。他一直都在寻找的是一个母亲般的女性,能够去无限度包容他去满足他所有的需要,这类人的特点他会伴随着一种青春期青少年期以前的一个非常浪漫主义的态度。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永恒少年的个体来说看,他很难去适应周围的社会环境,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希望自己是很特别的,他不希望自己去改变自己身上那些非常具有鲜明个性的东西,他希望周围的社会能够来适应他,来根据他去改变,而不是说他要根据周围的社会去改变。所以他在面对周围的人的时候,会形成一个消极对一个积极的态度,一个是非常自卑的情结,另外一个是非常自大的态度。但是在某种情况下,自卑和自大它们是一体两面。我们会看到这样一类人他们的这样一个吹毛求疵自恋的态度,同时要去面对一个自己没有办法接受的内心里边强烈的冲突。 

在认同了永恒少年这个原型的个体而言,他们有一个另外的困难,他们没有办法去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那我们在这部书的序言里面我们会看到,这个我们的安托万,这个小王子的作者,他本人,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去找到一个他认为很完美的工作的,一直在去换,用一个话来说就是,他所看到的这些东西,这不是一个完美的东西,永远有瑕疵,他会因为这某一部分的瑕疵而放弃了整个的一个工作,他永远找不到他最想要的那个东西,同(时这)样他永远也找不到一个令他最能够满足的一个对象,因为在他的内心里面,在他的词汇里面永远有一个“NOTHING  BUT”,所以你会看到他在进入工作或者是进入婚姻的时候,其实对这个作者来说他整个的一生是蛮悲剧的,因为他找不到最适合他的工作,更找不到最适合他的人生伴侣,他一直生活在一种漂泊中,其实对这样一个永恒少年个体而言,如果生活在漂泊中的时候,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挑战和痛苦。 

塔利拜安斯,我们在上一次课的内容中讲到这样一个人,塔利拜安斯在他的一部作品中,提到了对于永恒少年来说他们的生活的特点就是临时性的生活PROVITIONAL LIFE。这个PROVITIONAL LIFE这点,PROVITIONAL在政治上用得比较多,叫临时政府PROVITIONAL GOVERMENT,这一部分人的特点就是,他不能够持续地去锚在一个部分上,比如说像一个稳定的建立好的一个政府,要不断地去更换他的生活体验。他给人的一种特点,就是说一直没有办法生活在真正的生活中的一个非常奇怪的态度和情感中,因为他在不断地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不论是一个女性或者是一个工作,一个异性的对象,但是永远找不到他们最想真正想要的那个东西,因为始终是他们自己的幻想或者是幻觉在有的时候才是他们真正最需要东西,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让你体验到一个幻觉的真正得到的满足。 

从某一个程度上去看的话,幻觉和现实是截然对立的,或者说根本没有办法相容的。所以你会看到他们这样一类人具有的一个非常强烈的特征,就是说,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生活是十分痛苦的。他们回到家庭的时候,他们在一个特定的工作岗位上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做得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但是那些不需要他去做的那些工作反而会是他去做得特别优秀。因为如果这一部分的特点,就是作为永恒少年的这一部分的特点被延长的话,这一类的个体永远拒绝把自己锚定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中的。我想对于一个婚姻来说,对于一个固定和稳定的工作而言,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困难或不可兼容的东西,他对这样一些东西,他永远抱着幻想、幻觉、理想化的东西想去一直在寻求得到满足。 

所以对于女性而言这是一个消极的父亲情结在起作用,对于一个男性而言这是一个消极的母亲情结在起作用,我们会看到具有消极的父亲或者母亲情结的人,他们会抱有非常强大的一个救世主的情结,我们可能会说是弥赛亚情结。这是一种特点,就是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们会认为自己能够去找到一个拯救或者解救这个世界的道路、方法,比如拯救去某一个学科呀,或者是某一个群体啊,或者是解救某有一个特定的对象啊,会找到终极的哲学的真理呀,或者是找到终极的宗教,对于政治的解决,或者是艺术,或者是其他的。他们会认为最终的一个真理总会找到,他们会孜孜不倦地去追求,所以这一类人还有一个特点,非常地可爱,而且具有探索精神,具有创造力,因为他们最大的特点是离无意识是非常近的。 

我们再往下看这一类群体,就是说,他们没有办法去忍受一种所谓的“差不多就行了”的情境,对于他们而言,这一部分的情境是难以让人忍受的,他们所喜欢的是一种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运动或者行为,比如说飞行、 极限运动、 登山、 徒步去西藏那样一些探索性的东西,因为他们的特点是要把无意识的信息给涌现出来,而无意识的信息是非常混乱的,凌乱的,所以在这一类人身上你也能够看到一些混乱或者凌乱的特征。其实这一类人在我们今天是非常普遍的,因为我们这样一个八十年代以来作为独生子女的家庭, 异性父母对异性子女之间的过分的关爱,过度的关爱,导致了这一部分的力比多的能量没有办法投注到另外一个外在的异性客体身上,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产生了一系列的效应,比如我们经常会被催婚呐,或者是说大龄青年没有办法进入婚姻呐,即使进入婚姻之后也会产生一系列的没有办法磨合啊,今天结婚了过不几天就离婚了。

对于这个我们会看到在序言里面,对于安托万来说如果不去从事飞行的时候,如果让他待在家里的时候他就会非常痛苦,他们最讨厌的就是那样一种需要耐心和长久训练的一个工作或者是运动,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学成,你会看到,安托万在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没有办法去适应那一种让他有耐心的东西,或者让他付出很大努力经过长久训练的工作,他跟他的母亲的链接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母亲是非常优秀的人,他的母亲是艺术家,给他造成他自身一个消极的母亲情结出现,我想很大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的父亲很早去世了,对于他而言,可能会是他把所有的内在的力比多能量跟他母亲链接在了一起。

所以这一类人也不喜欢负重。比如说他们出去探索的时候从来不会带足够的食品或者是满足他几天需求的东西,所以你看到安托万在去探索一个航线的时候,他们掉到了撒哈拉沙漠里边,他根本没有带足够的食品足以支撑他从沙漠中走出来,但是他却奇迹般地走出来了,所以我们就会说,在很大一定程度上,也就只有永恒少年才能够去创造奇迹,因为他总会有很多的所谓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等着去实施让他去实现,而且他们会主动地去实现不顾任何的艰难阻险,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排除任何一些现实中的困难,但是我们会看到,这一部分任务可能不会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这个特定工作环境要布置给他让他去完成的任务,而是他自己去选择完成的任务而且抱着极大的热情,没有任何人能阻拦住他们。 

这时我们就会问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去治疗这样一类的群体,所以说他们具有消极母亲情结的人我们要不要去处理这一类群体。这样一类群体今天这么一个普遍的现象出现,因为在另外一个学科里面他们会提出来这样永恒少年作为一个群体出现他们的一个特点,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吧,这样一个作者他指出来他们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回家的时候,由于恶劣的天气,他们的飞机不得不进行中转,但是在这个中转城市的时候,他们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很多人在办理中转,他们就在那里排了很长很长的队要问中转信息,突然有一个非常帅气的人,高高帅帅的,我们说就像我们今天韩国的欧巴,就跑到值机柜台前问这个飞机什么时候起飞,大概什么时候能走,然后就问这一群排队的人,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去市区住酒店,我已经订好的车了谁愿意跟我走?这样一群茫然的人一看,哇,有一个人帮他们解决问题了,就跟着这样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人坐上他租的越野车开着去市区,经过了解才知道这个人是以前做过空少现在做销售,换了很多很多工作,现在还没有结婚,谈了很多的女朋友,我们都会被这个人深深的吸引。所以这一类人在我们今天,我们说男神啊女神啊这一类特点个体里面体现的淋漓尽致,在社会学或者社会心理学、包括精神分析学这样其他学科里面会提出来,作为1960年以来的父亲的缺位导致了永恒少年的不断产生,父亲的缺位同时伴随着母亲的缺位,在经典的精神分析里我们知道,父亲在孩子自我监督中所扮演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够让这样的意识完整系统发展,自我能够清晰建构,在1960年以后女性解放运动导致男性地位的下降,导致不同个体在建构自我的过程中,由于父亲缺位导致了自我建构的松散。

我们的回答是说我们要去对这一类的个体进行工作,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按照詹姆斯黑尔曼的观点,我们的社会是由两种原型摇摆的,一个叫SINIX一个叫CURA。这样一个SINIX我们翻译成长老吧,他是罗马长老院的一个名词,指的是罗马长老院的一些长老们,这个社会是有秩序的有规则有时间概念的,你不能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对于永恒少年这样一个原型来说,他们认为这样一个世界是不应该有规则的不应该有界限的,时间概念一定是要以我为中心的,我们所学的所有的理论,所有的建构性的东西是由SINIX原型所主导的,所以我们的观点是我们必须要治疗这一类的个体。

所以荣格就说这一类的个体我们如何去治疗,就要持之以恒地去工作。持之以恒地去工作的话对这一类的个体而言是挺难的,如果走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他是在放弃他自身的不断的那一些创造力的东西去寻找一些跟这个社会适应的角度或者维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在这个序言里面,这个作者不断在工作中遇到的那些困难,但他没有办法停留在工作的一个水平上,只要让他去探险的时候他就非常的开心,比如说他飞行到了开拓新的航线呐,不断去探索新的领域啊,在这过程中只要他回到家里就极度的痛苦,我们如果去看他的传记的话,在他的传记里边会明显地体现出来让他回到家庭里面他跟妻子非常明显的冲突或者矛盾。其实他工作完之后他回到家里他呆不过超过一个星期最多呆两个星期,否则的话他就会陷入抑郁,就是对他而言,家是一个非常非常,但是他如果不回家的时候,他又非常痛苦,他又非常非常想念他的家,他会觉得如果他一直在外飞行的话,他就会有一些绝望啊有一些混乱,但是他回到家里他根本呆不住,在这个过程中,他只能跟他的妻子去不断吵架啊,或者是有冲突,又去找各种理由离开这个家,他在这样一个稳定和不稳定之间不断去冲突和徘徊。其实小王子这部作品是他在很晚时候写的一部作品,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他的一个自传和传记,我们会看到小王子在第一章很鲜明的特点就是说,他在去反思他自己的消极的母亲情结的形成。我们会看到他最早的记忆是在6岁,他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大蟒蛇要吞噬一个野兽,他非常具有创造力的一个特点,就是说他画了一个蛇吞大象的形象。他问了很多人,很多人都说这只是一顶帽子,你不应该去学画画,你应该去好好去学习地理、、数学和语文,所以在这个时候说他在6岁的时候放弃了成为大画家的志向,而且第一号和第二号作品十分让他感觉到灰心。而且只能要通过一个小孩子的视角跟他们解释,他自己觉得非常非常累。

我们看到作为一个,因为在6岁的时候,作为孩子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因为父亲已经去世了,他的萌芽的状态其实在这个时候很清晰的体现出来他作为一个永恒少年的一个特点。因为在古代的时候,蛇是一个吞噬的形象,也具有一个诱惑的形象。而大象本身是一个在欧洲文明里面它是一个非常纯洁和纯粹的意像或者是原型。而且是说,象一个忠贞不渝的象征。其实就是说当时把大象给吞噬进去的时候,他能够看到这一点的时候,在分析心理学一个角度上我们认为这是很典型的被消极的母亲情结所吞噬。当然,换到女性身上是被消极的父亲情结所吞噬,本身这个蛇并不一定是说是一个消极的母亲意像或者是一个消极的父亲意像,但是我们必须要给她界定在一个特定的人物和环境还有时空的点上进行诠释,因为大象很晚的时候才传入了欧洲,欧洲人对大象的一个认识就是至真至诚至敬,如果这样一个至真至诚至敬的东西被吞噬的话,那我想就是说这是整体的一个人格被吞噬了。其实对他而言,这是让他觉得非常难受和痛苦的,所以他对他一号和二号作品,觉得非常难受,他不得不去学一些让我们的这样一个现实能够接受的东西,比如说数理化啊什么东西,我们会看到在序言里边,他的所有的在学校里面的成绩都是非常的劣等的,他只有在学飞行员的时候才报了一个非常极大的热情去学习的。其实对永恒少年来说飞行才是他最大的乐趣。

OK ,我们今天的这一部分就到这样,我们把前言部分第一章的他所回想的早期的生活做一个大概的描述或者理解,那明天我们继续去看永恒少年他的一个心理发展形成机制,包括永恒少年与内在的永恒少年的相遇,其实永恒少年就是在某一定程度上就是我们内在的小孩我们如何看待他如何理解他,他始终存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那我们在接下来会继续深入研讨这部分的内容,如果大家有什么样的意见或者是建议可以在群里艾特我。谢谢大家。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