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我和我的父母:父母国
作者:王晓兰    发布于:2017-06-20 16:30:32    文字:【】【】【
     沿着我家五楼的阳台向外看去,是一片红瓦,红瓦之旁是几棵高大的松树。有时候在清晨,有时候在傍晚,有时候在夜深之时,我会穿过阳台遥看对面的红瓦和松树,去听风看月。
     
今天,我再次瞄向那片红瓦,不经意间却发现红瓦之上竟然有着一层细细的白。
     
呵!一定是白霜了。我这样想。这样想的时候,第一念想到了我有霜的家乡,城市与季节远没有乡村与季节的亲近,乡村是四季分明的,乡村是淳朴诚实的,他们会如实记录着季节的变换,记录着风霜雷电,它们不像城市,城市总会用水泥钢筋空调等各种形式强行将季节打折缩水。
     
想到了家乡,就想到了母亲。原来,关于家乡的记忆就是母亲的记忆。那么父亲呢?昨晚无意间读到一首诗《父母国》。
“你问我我的国/我说/我的故乡不在春秋也不在大唐/它只有一个称谓叫父母国。”接着,诗人饱含深情地说:我的父亲当过兵/做过工/也经过商/我的父亲为我写过作文/出过诗集/为我鼓过劲伤过心/他说/你闯吧/父亲我曾经也梦想过闯荡江湖最终却厮守一地。是的,如果说母亲是家园,是回归;那么父亲是江湖,是梦想。
    
下楼步行后才发现原来天空中下的不是霜,而是雪,是雪的豆子,雪的豆子越下越大,一粒一粒漫天云集,天地也化成了雪国。雪的豆子像一个调皮的孩子飞速冲向大地,在大地母亲博大而温暖的怀抱里打了一个滚,便倏忽不见,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家乡的母亲此时在干什么呢?也许她和我一样,也在看着这场雪,也许她还会手握着手机,想打电话关照我们一句天凉加衣,可是,她连电话也不会打。这样想的时候,我赶紧拿起电话,拨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母亲的交待极为简短:下雪了,多穿衣,来拿菜。我知道,她又在忙她的短工了,耽误不得。我遂了她愿,不做纠缠。
    
我的父亲已经长眠于大地,在他的国里,不知道此时是否也在下雪。如果是,天凉多加衣!这么多年来,母亲安好,哥哥姐姐们安好,孩子们安好,我也安好!我也曾经梦想闯荡江湖,最终也是厮守一地。父亲呵!我要向你坦白:虽然江湖已不在,但梦想其实一直都在!一直以来,我舍不得一丝丝虚度父母所赋予我的生命,我依然很努力。在我一个人的江湖里,我也一定会活出我的精彩,不负生命不负父母!
访问统计